比如金山与平湖、嘉善建立长三角地区首个“水

 {dede:global.cfg_indexname function=strToU(@me)/}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9-09 13:29

  “记得上一次围着太湖转的时候,湖边还在大量清理渔网,今天现场一看,面貌一新。”站在太浦河边,上海市人大代表许丽萍感慨万千。一位浙江省人大代表亦有同感,太湖的治理任务太艰巨,但通过联防联治,已经能做到“不让一串水葫芦漂进上海的黄浦江!”

  昨天,11位沪苏浙皖三省一市人大代表赴江苏吴江、上海青浦、浙江嘉善,联合调研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示范区水环境协同治理情况。这也是四地省级人大代表首次联合调研水环境治理。

  沿途水况尚好,看得出此前的治理有一定成效,有代表感叹,“当年的蓝藻危机不可能再度发生!”但乐观之外,亦有隐忧。在江苏省吴江段长约40公里的太浦河,有着泄洪、航运、农业和工业用水等多种用途,而其下游是上海、浙江嘉兴的取水地,不同的用途导致不同的排水标准。

  江苏省人大相关人士提到,区域环境标准尚不统一。三省一市发布的地方水污染物排放标准,具体的指标限值存在差异,仅以标准数量来看,上海取水口就比吴江排放多了80项检测项目。“标准统一联合备忘录有待落地。”

  吴江是全球最大的纺织专业市场,年产值超过1000亿元,但纺织的末道工序印染所带来的“锑”污染令人担忧。2014年以来,太浦河已发生九次锑浓度异常事件,对水源地供水安全造成一定影响。

  上海青浦是调研的第二站。位于青浦金泽镇西部、太浦河北岸的金泽水库,总库容约910万立方米,日供水规模351万立方米。

  “目前,金泽水源地仍存锑浓度和藻类异常风险。”上海市水务局有关负责人表示,上海通过实施“引江济太”,增加太浦闸下泄流量,确保水源地供水安全。

  记者了解到,为有效应对太浦河流域上游来水水质指标,尤其是锑的异常波动,维护流域水生态和饮用水源地环境安全,沪苏浙两省一市有关地区的政府主管部门共同签订《太浦河流域跨界断面水质指标异常情况联合应对工作方案》,吴江区还专门制定《吴江区太浦河锑特征污染因子管控方案》,并根据太浦闸下泄流量、监测断面锑污染物浓度,以及下游水源地预警需求等情况,累计采取20余次限产停产管控措施。

  在太浦河边,代表们发现纺织、洗车、加油等业态错落,沿河有不少违法建筑依河而建。

  “水源地的治理与产业结构、经济结构的调整密切相关,这也是水污染治理的关键点。”江苏省人大代表王卓君认为,这些年水源地治理的力度很大,也取得了很大成效,这个成绩来之不易。很多治理手段都是刚性的,“铁腕制污在一段时间内是有效的,但从长远来看,还需做全盘的统筹和考虑。”

  代表建议,要坚持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,严防污染转移扩散,要创新引领区域联动,加快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,将改造提升沿河化工产业作为重中之重。

  而位于流域下游的上海,水源地安全保障能力面临诸多挑战,不少代表建议,饮用水水源地突发环境事件联防联控机制有待健全,太浦河沿线水量水质监测要进一步加密,不断完善调度方案,进一步深化太浦河水资源保护省级合作机制,加强太浦河水质预警联动机制,有效应对水源地锑污染事件,保障太浦河金泽水源地的供水安全。

  据了解,2016年上海启用金泽水库水源地以来,为加强太浦河保护,苏州、嘉兴、青浦三地环保部门及吴江、秀洲、嘉善三地政府联合制定《太浦河流域跨界断面水质指标异常情况联合应对工作方案》,签订《水质水量监测数据交换共享协议》,三地开展联合监测、联合调查,组织跨区域联合执法。

  此行调研中有一现象特别突出,即省级界河不少,甚至有“插花”现象,比如属于上海的地域中却有一条江苏的河流“飞地”。

  据了解,2018年7月,上海市水务局就启动上海市与江苏省、浙江省接壤区域内省界河湖排摸工作,排摸出省界河湖188条段(个),涉及金山、嘉定、宝山、青浦等4区。同步启动了171条段(个)河道(湖泊)综合治理工作,目前已完成91条段,其余80条段持续推进中。正推进省界河湖“一河(湖)一策”编制工作,已完成省界河湖上海部分“一河(湖)一策”初稿编制和中期专家评审,目前正就中期修改稿征求相关部门意见。

  在省际界河治理过程中涌现了一些好经验好做法,比如金山与平湖、嘉善建立长三角地区首个“水事议事堂”,共同绘制“三地水系图”,签署界河保洁合作备忘录,交换75名界河河长名单,开展劳动和技能竞赛,共商联动治水事宜,实现上下游省市间联动治水。

  代表们建议,三省一市继续加强对接,制定并实施新一轮太湖治理方案,深化落实跨界河湖“一河(湖)一策”方案,协同推进省界河湖工程整治及长效管理。

  “希望跨界河湖的治理能在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率先突破。”许丽萍等代表建议,探索建立长三角区域统一的法规体系,在示范区探索水资源保护、水污染防治和水安全保障方面的立法,解决水资源合理配置、产业优化布局、跨界水污染联防机制建设、水安全应急调度等问题。